歡迎進入 青海泰恒線纜有限公司!
0971-8178225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泰恒線纜 泰恒管業 行業資訊 榮譽資質 聯系我們

實事求是 正確對待“以鋁節銅”

發布時間:2020-04-20
實事求是 正確對待“以鋁節銅”

目前,鋁合金電纜市場魚龍混雜,價格參差不齊。陜纜電纜在鋁合金電纜銷售過程中也遇到了不少困惑,下面是上海電纜研究所老專家黃院士對目前這種情況深入而中肯的解析,希望陜纜電纜的客戶和經銷商有所了解。

黃崇祺院士指出:

1、因為銅、鋁(鋁合金)導體各有自己的特性,不會簡單地你代我或“非黃即白”就可以,從而導體“以鋁節銅”應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該用銅的線纜產品就用銅,對可用銅或鋁作導體的產品,需經科學實驗,試用成功的產品,就應推廣應用,反對盲目推行,致使產品質量下降,甚至頻發安全事故,生產大起大落?,F在有的領域或經實際證明有的產品已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導體“以鋁節銅”是國際性的趨勢,但按各國的國情、科學技術的進步和應用的習慣勢力而有所不同,走走停停出現反復,但以鋁節銅的前景大體上是明朗的。到底是用銅或鋁或鋁合金的電纜應由終端用戶的設計和使用者根據綜合經濟技術效果和運行安全可靠性來決定。

3、導體“以鋁節銅”對電纜而言,不僅銅導體和鋁合金導體是競爭者,而且鋁和鋁合金也是競爭者,這方面國內、外都如此。在中國,目前鋁合金導體無論在架空導線上或是在電纜上的應用與銅、鋁導體相比都是比較低的,只占導體總量的1位百分數,預計今后鋁導體和鋁合金導體的用量將達到2位百分數。

目前,“以鋁節銅”的亂象,首先源于不負責任的誤導,從而影響了用戶,搞亂了市場和投資。反過來也損害了電纜生產廠,在這方面請黃崇祺院士扼要的指點迷津,讓有關方面吸取教訓,使“以鋁節銅”健康穩步發展。

黃院士說:概括起來說,目前主要有四個問題、四個誤導。

問題1,宣傳失實,擾亂了正常、有序推進鋁及鋁合金電纜的應用。

誤導之一:說什么“鋁和鋁合金電纜是節能電纜,比銅電纜節能”。

據ICA調研報告(2013年2月),從原生金屬材料生產和應用的能耗比較:從生產金屬的單位能耗計算分析,原生鋁的單位能耗是陰極銅能耗的2.2倍;從綜合截流量等因素分析, 1噸原鋁的能耗仍然比2噸陰極銅的能耗高出約10%;從行業技術進步發展規劃計算分析,到2015年,原生鋁單位能耗是陰極銅單位能耗的約2.8倍,1噸原生鋁的能耗比2噸陰極銅的能耗高出約39%。

總之,至少在原生金屬材料階段,在等效可比的能耗方面,銅電纜要優于鋁電纜;在相同條件下,銅的導電率明顯優于鋁,更優于鋁合金。因此,在應用階段,產品的終端用戶,應按綜合技術、經濟效果和安全運行要求擇優選用。

誤導之二:在不同條件下,失實對比宣傳銅、鋁和鋁合金導體的性能,招致設計質疑、影響合理、合適擇優選用電纜。

在相同條件下,通常導電率(軟狀態)銅(100-102% IACS)>鋁(63-64% IACS)>鋁合金(≥61.0% IACS);在相同條件下,通常軟狀態的柔軟性(彎曲性)特別在細線的情況下:銅>鋁>鋁合金。導體制成電纜以后,它的柔軟性(彎曲性)還與電纜的結構(絕緣、鎧裝等)有關,如果以聯鎖鎧裝鋁合金電纜和鋼帶鎧裝鋁合金電纜相比,那前者當然為好;金屬導體材料耐蝕性的優劣,與在使用條件下接觸的介質或材料密切相關。架空裸導線與電纜線芯用線的使用條件不同,不能混為一談。一般而言,純鋁的耐蝕性比鋁合金好,人們企圖加入某種元素,開發耐蝕鋁合金,但到目前還未見進入工業性的應用。在含鐵和硅比較低的電工用鋁中,如加入適量稀土,在鹽霧中(相當于在沿海地區架設的鋼芯鋁絞線線路)試驗證明,可改善其耐蝕性,但如果含鐵、硅較高的鋁,則其結果是相反的。作為電纜線芯用的銅、鋁、鋁合金,一般而言,它們的耐蝕性應為銅>鋁>鋁合金,但必須指出做電纜線芯用的銅線,如果在絕緣材料中有硫,則銅表面就會產生“發粘發黑”的腐蝕產物。在這種情況下電纜銅線表面要鍍一層錫,其原因就是要使錫起到隔離的作用;銅包鋁線的耐蝕性,一旦銅線表面出現“針孔”(露鋁),將產生加速的電化腐蝕,從而招致脆斷。

問題2、誤導投資,使電纜行業中、低檔產品早已過剩的現實,進一步擴大過剩,由此或許有助于化解電解鋁過剩(上游),但又使電纜產品的過剩(下游)產生了麻煩。

誤導之三:媒體不斷轉載報道:國外鋁合金電纜的應用已達到了80-90% ,夸大這個市場潛力巨大。
    據ICA國際銅業協會(2013年10月)的調研報告,他們對北美、歐洲等主要的世界電力電纜市場的調研,其基本的結論是在世界范圍內每年生產的用于傳輸電能的電線電纜,包括裝備用電纜,工業用電纜,建筑用電纜,電力系統用電纜和裸導線(BOHC,架空導線),所用的導體量是23.12百萬噸銅當量(2012),銅的份額是42.6%;而電力電纜,只包括工業用和電力系統用,所用的導體量為7.01百萬噸銅當量(2012),銅份額為50.6% 。報告所采用的數值是以銅當量來計算的,即1噸鋁的銅當量是2噸;報告所采用的分類方法和國內不同,但應可供參考。

歐洲是用鋁(其中包括架空導線用鋁合金)比較多的地區,使用于電纜和架空線的鋁約為51.5% ,其中架空導線用鋁(包括鋁合金)為74%,電纜用鋁為26%,為便于記憶,使用鋁、銅導體重量之比約三七開。在歐洲電力電纜用導體只用鋁,不用鋁合金?,F在8000合金的主要用地在北美和中國,8000鋁合金在北美也只是用于建筑用低壓電纜;據CRU英國商品研究所2013年9月報告:(1)2012年鋁芯絕緣電力電纜消費增速為6.4% ,在金屬絕緣線纜中表現最強勁,但凈增長量不大;(2)鋁芯電纜在印度應用最普遍,在日本應用最少。按導體重量計算,全球36.8%的電力電纜使用了鋁導體,其中日本使用鋁芯電力電纜的市場份額最少只有4.3%,而印度使用鋁芯電力電纜占了整個市場份額的85% 。鋁芯電纜主要應用在電力傳輸領域,而在工業用電力電纜還主要用銅芯電纜。(3)盡管銅價很高,但鋁的替代進程還不是很迅速,鋁芯電力電纜的比例,從2004年的28%到2011年的37%,在7年間只增長了9% 。(4)架空絕緣電纜在電力傳輸領域中的應用已越來越大了(這種電纜的結構主要是鋁導體或鋼芯鋁絞線加絕緣),就中國2012年的用鋁量已達17萬噸。

誤導之四:據報道說:某企業(實際指的是安徽合肥的一個廠家,對外宣傳聲勢很大)已在幾個地區投資幾個制造稀土高鐵鋁合金電纜的工廠,總計投入幾十個億,幾年后每個新建企業產值可達100億;甚至還有報導說“預計未來5年內我國鋁合金電纜市場將高速發展,形成2000億元以上的市場規?!?。

現在電纜行業內外已掀起瘋狂的投資鋁合金風,有的說有100家,也有說200家,眾說紛紜,由此政府與企業互動,政府要GDP,企業要政府批地,要銀行貸款。

現在電纜行業最擔心的是過剩再過剩以及鋁合金電纜產品質量如何保證,不要再把這個新興的市場搞濫了?,F在已有鋁電纜當鋁合金電纜出售,以獲取高額利潤。值得警惕!

在我國即使是最大的電纜廠,在幾年內就一個鋁合金電纜的年產值就能達到100億元,這只能騙騙不知情的投資者;如果在未來5年內我國鋁合金電纜市場規模能達到2000億元,那么 2000億鋁合金電纜相當于2012年整個行業產值的16%?,僅此一個鋁合金電纜產品,能達到如此高的產值,簡直是天方夜譚。

問題3、個別企業申報稀土高鐵鋁合金導體材料的專利問題。

這問題的主要爭議點主要在于:

(1)稀土在電工鋁和鋁合金中的應用不是新技術,全國早已用了三十多年,目前也在用。上海電纜研究所分別已在1981、1985、1990、1991、1997和2006年獲得了機械工業部、國家科技部、上海市科技博覽會一等、二等、金獎等獎勵和授權發明專利。

(2)稀土在電工鋁和鋁合金中的應用,在電線電纜導體制造中,像加鐵、加硼一樣,只是一種工藝處理的辦法,不是去搞什么專用的合金。

(3)對架空線用鋁和鋁合金線,由于要求高強度和高導電率,過去國產鋁原料普遍含硅高,不適宜作架空導線使用。為此加入少量鐵可增加強度,再加入少量稀土進行優化處理,可增加導電率,這可以說是一帖特效藥;對電纜線芯用鋁合金線要求的技術門檻比較低,而且又是軟態線,導電率不成問題,且強度要求又不高,再加現在國產鋁原材料普遍含硅較低。事實證明,在制訂“電纜導體用鋁合金線”國家標準時,有6個參與制訂標準的電線電纜廠送交了試驗樣品,在上海電纜研究所,在同一試驗條件下進行驗證對比試驗,其結果是:加稀土的電纜導體用鋁合金線的機械、導電率和抗蠕變性能,沒有高人一籌之處,和未加稀土的電纜導體用鋁合金線一樣,只是都達到了標準的合格范圍而已。從而在新制訂的“電纜導體用鋁合金線(GB標準)”和“額定電壓0.6/1KV鋁合金導體交聯聚乙烯絕緣電纜標準(NB標準)中是沒有專門談到稀土高鐵鋁合金線。

(4)對做電線電纜芯用的鋁合金線,為了提高它的蠕變性能,有利于電纜的連接安全問題,由此北美加鋁和南方線材公司分別在鋁中加入較高的鐵,他們在六十年代就申請了專利,八十年代又形成了8000的系列標準,一直沿用至今。再從歷史上看,歷史的教訓值得注意:幾十年前,當我國稀土優化綜合處理技術在電工鋁導體(也可用于鋁合金導體)生產上在全國廣泛推廣應用之際,原電力部管理架空輸電線路的某領導也提出要制訂稀土鋁導線標準,目的在于控制壟斷這方面的業務,以獲取私利,后經電纜行業溝通為何不認可的原因,終于作罷。在市場中后來有的生產企業根本不加稀土,可是以稀土鋁導線高價出賣??傊?,事實上要不要制訂標準,不能靠長官意志,要靠的是科學技術的道理和市場的配置法則。

問題4、推進“以鋁節銅”在利潤刺激下似乎制造方熱,應用方溫,實際上雙方都還缺乏充分準備。

“以鋁節銅”是國際性的趨向,但不是催(吹)生出來的“高歌猛進”,而是“漸進式”的,要有“技術準備”和“市場準備”。

就電工用鋁和鋁合金而言,電工用鋁,目前基礎較好,但從開發到穩定應用也花了約10多年的時間;電工用鋁合金特別是架空導線用鋁合金(它的技術門檻要比電纜導體用鋁合金高)。到目前為止,國內企業能真正實現穩定生產的也只是屈指可數的若干家。這里的問題涉及裝備現代化的步伐和工藝的穩定性。

從應用方而言,最關注的是在不同電壓等級下應用的鋁和鋁合金電纜的連接和安全可靠運行問題,因為這里是有技術經濟和社會責任的。因此就涉及對這種產品應用的可信度問題。為了擴大應用,應用方必須解決連接的技術及其備品備件(鋁-鋁,銅-鋁連接備件),以及施工和人員培訓的問題。當然有關的標準和規范也必然是在充分論證的基礎上,通過實踐、總結、逐步出臺的。


国产免费视频_国产亚洲免费视频观看_国内愉拍自拍免费视频